呜呜最近考试月+项目起步三次元的事情太忙了˃̣̣̥᷄⌓˂̣̣̥᷅等缓过这一阵儿会更哒摸摸

【闻春】06

叶闻风没打过他脸。


游砚不是那种说话不过脑子的性格,不会和人在言语上针锋相对,是以也用不太上这种放在明面上的教育方式,可今天听完了那段口不择言的话,叶闻风有些头疼地觉得,以往多半有些误判。


广场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不少,游砚只觉清脆的一声响被扩了音似的,甚至隐隐盖过了远处的音响声,尽管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,却好似被搁在聚光灯下被人观赏,巨大的羞耻感蒙上心头,随之而来的是委屈。


他不敢伸手去捂,顶着烫麻的半张脸朝黎颂弯腰道歉,躬成了直角。


“对不起,我不该把自己的怨气撒在你身上。”


没得到允许,他也不敢起身,呼呼...

【闻春】国际不打小孩日专场

'听说今天捣蛋的小朋友都能逃过一劫'

小剧场 正文无关


叶闻风有一套很喜欢的陶瓷武侠群像,是一个淡了圈的手艺人朋友送的,摆在客厅的橱柜里,隔段时间就要捧出来擦擦落灰,宝贝得很。


也就是见过师父擦灰的时候有多小心翼翼,在失手摔了一个之后,游砚几乎下意识地想找个地方把它藏起来。


还没想好藏在哪比较稳妥,门口就传来叶闻风开门的声音,游砚心一慌手一抖,把那个陶瓷像放回了原处,顺手推上了橱柜门。


摔的断处在头颈之间,安回去不仔细看倒也看不出来那座可怜的像已经身首异处了。


就这么提心吊胆地过了两天,...

叶闻风:天真烂漫甜美少女

真不戳👍

听我说👂谢谢你🙏因为有你👉温暖了四季

小楼无春秋(壹)

权倾朝野疯批皇子×麒麟之才无双国士

qiu|禁|梗  灵感短篇

“这一天,天下卧眠在他枕边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连绵的春雨毫不歇气儿地下了一个月,雁江上的雾气还未散,朦朦胧胧掩着江中央一座三层高的小楼,远处高低错落的山峦叠着青翠的新树,两岸无边,连一叶小舟的踪迹都寻不着,一眼望去满目苍苍,空旷寂寥。


雁江沿流向北,便是当今的都城,安淮。


楚榷推开小楼二层靠北的窗,极目远眺,安淮的繁华被阻在了江的那一侧,什么也看不见,反倒是春寒未尽的风灌进了衣襟,冻得他不禁打了个喷嚏。


小楼春秋已五载,不知楼...

少年与鲜花永不凋落

我一直觉得,十八九岁的年纪,就该写少年。


写少年的不可一世,写少年的执拗纠结,写少年的故作老成,写少年的不经世事。


于是语气难免幼稚,空有撞了南墙不回头的气势,没有积攒沉淀的大学问大道理,字里行间思绪常常混乱,下笔没有轻重,节奏把握不当。


带着对世界的窥探和幻想,揣摩每个人的性格和做派,有时弄巧成拙,有时辞不达意,更多的时候绕得自己头晕眼花。


可我爱的就是这份没有在社会里打磨过的清透和天真,或者说,傻气。是那种过了几年再读会为自己当年的想法发笑,然后羞得把电脑合上的稚嫩。


没有大家的文笔,没有成熟的思想,...

【闻春】05

自从黎颂搬来和徐原同住,游砚出早功上学都多了个伴,叶闻风也渐渐放手让他俩磨合。尽管心里还是有个消不去的疙瘩,但游砚不得不承认黎颂的基本功的确让人不禁惊叹,他本人亦是整日扬着笑容阳光亲和,带着大家的谦逊之气,一段时间下来游砚对他的态度也有所缓和。


游砚走的是武术特长生身份进附中,附中虽是宁城的老牌名校,也难免随大流搞“阶梯教育”,因而他被分进的是专门设立的特长生班,和黎颂这种考进去的在教室上就有了“等级分化”。


——黎颂的班在新刷了外墙焕然一新的教学楼里,而特长生班在一栋有着各种特长教室美其名曰“艺术楼”的老破小楼里。


黎颂在学校参加活动露面...

听说可以混个头像✓


干啥啥不行凑热闹第一名👏

【闻春】04

形意拳?


听师父说起过徐原师从咏春梁氏,虽细算起来和他们不算一个派系,也是正儿八经的咏春传人,游砚先入为主以为徐原的侄子当是跟着他学咏春,谁想居然是个学形意拳的。


形意黎氏,可谓是形意拳中宗师的存在。


徐原身在黎氏那种古老传统的家族,想要摆脱家族传承“离经叛道”去学咏春,想必也是经了一番波折的,如今更是一条右腿落下了终身残疾,只能做个教练指导理论动作,再也没了实战的机会。


徐原没提过关于那条腿的故事,想来是和家里脱不了干系。


游砚想到自家师父也是从那样的家族里出来的,他虽没和小辈提过,游砚确能感觉到他面对...

© 无因|Powered by LOFTER